相關案例介紹

天嬌廣告電子畫冊

可睿南電子畫冊

天嬌綜合信息

從上市廣告公司三人行強占傲世設計方案,剖解夾縫中的小團隊生存

瀏覽:   時間:2016.12.24   來源:東莞天嬌廣告設計

從上市廣告公司三人行強占傲世設計方案,剖解夾縫中的小團隊生存


12月20日,北京傲世會展維權控訴西安三人行傳媒網絡科技股分公司(北京分公司及廣東分公司)(以下簡稱三人行)“2016年中國移動全球合作伙伴大會”終端公司展臺兩套設計方案強搶侵權的文章“上市廣告公司“三人行”強搶60萬設計方案,行業霸凌誰來監管”讓廣告行業大魚吃小魚的生存現狀浮出水面。俗話說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在央視有一號的上市廣告公司三人行這次是碰到“硬碴”上了,只怕做夢都沒有想到,傲世那個看起來挺好欺負的女負責人,不僅沒向他們的霸凌低頭,還跑到廣州移動中端公司展會現場拉條副維權。
從抄襲、盜用、侵權到強搶,廣告業的黑暗有多深.

傲世公司負責這個項目競標的是的一個年輕的女孩子,名字叫郝麗。女性經常跟弱者劃為等號,這可能也是三人行敢強搶兩套設計方案的原因吧。郝麗說:“廣告行業小團隊生存、生活本來就不容易,移動展臺方案設計一個多月,我們設計團隊多次被要求去開會更改方案,并且去廣州出差,從未收取過任何費用,我們是本著誠意合作的態度的,三人行公司強行侵權了我們兩套方案,我們被逼無奈才拉條副維權”。那么,這個錢到底應該不應該要呢?從傲世方提供的證據來看,這個錢要的有理有據,不過讓人意外的是,三人行看到傲世發布的維權文章,并沒有積極處理事情,而是投訴了為傲世說話的廣告人“風一樣的C哥”公眾號,投訴其發布的文章“三人行”強搶60萬設計方案,行業霸凌誰來監管”侵犯了三人行名譽、商譽、隱私、肖像。在這四類投訴中,隱私比較值得解讀,也許可以解讀為遮羞布被撕下的憤怒。
三人行自證打臉,舉證資料“其它”,描述難以自圓其說

維權舉證,反駁維權也需要舉證,三人行可能是覺的一個投訴沒必要舉證,所以寫了個“其它”,但投訴描述自證了強搶傲世的兩套設計方案的事實。三人行在投訴描述中第2項寫道“所有設計圖均為我司、客戶與他們第三方討論的內容,此設計圖并非他們一方所出”。這點印證了傲世諾的說法,一直以來都在跟進修改直至方案敲定。在投訴描述的第3項中,三人行寫道“他們只有設計圖,所有的施工圖并非他們所有,后期有很大的變動”。設計圖與施工圖本質的區別是,設計圖是設計方根據經驗和客戶需求對搭建風格和功能布局等做出初步的設計,施工圖紙則是根據設計方案把材料、尺寸與節點大樣細化到平面圖紙上的。也就是說三人行公司承認了設計圖是傲世的。
舌尖上的設計師?步步為營的“搶”功夫

設計方案是傲世方提供的,并且依照甲方移動公司的意見一直修改,這是一個所有廣告人都熟悉的過程,設計者跟各方相關負責人不斷的碰頭做方案,在沒有簽訂合同的前提下傲世方分文未取,肯定是有合作的誠意;三人行在沒有簽合同的前提下,讓傲世方提改方案并多次修改方案,最后在無償、無合作、無買賣的情況下直接把兩套設計方案都歸為已有,這是很惡劣的侵權。更耐人尋味的是,在采訪中郝麗說:“第一次開會的時候三人行負責人XX說,我們這次的標預算是50-60萬,讓我們照著60萬去做。這個價格我們是認可的,但是設計方案中標以后,三人行直接大副度壓價,這才導致合作失敗”。由此看來,三人行公司在開始就動了心思的,壓的價再低,也不如白用,真是夠老道。
人有多大膽,地有多大產!相關部門該管管了

廣告公司畫冊設計


必須承認,三人行公司的做法確實不屬于侵權,應該屬于明搶。在傲世郵件和微信提醒下,三人行還能熟視無睹的貫徹“拿來主義”,吃相難看到如此歇斯底里的程度,唯一的解釋就是三人行公司不怕事,后來威脅傲世負責人也驗證了其“背后有人”的狂妄。針對這個事件,很多小團隊紛紛表示設計被盜用的事情行業內屢禁不止,大廣告公司有項目的時候,都會公開向第三方團隊征集方案,小團隊都遭遇過合作沒成方案被拼湊使用的情況。在廣告設計行業,創意就是行業的命脈,小團隊依靠的就是創意和設計來生存,遇到大公司強用,小團隊沒有精力與財力去維權,打官司很耗時間和精力,小團隊耗不起,也拖不起,這就是現實。這可能也是上市公司三人行覺的北京傲世應該姓“白”名“干”,自己姓“白”名“用”的想法吧。


畫冊設計  |  海報設計  |  畫冊印刷  |  VI設計  |  標志設計  |  菜譜設計  |  包裝設計  |  產品攝影  |  網站建設  |  行業資訊  |  招兵買馬  |  聯系我們
安徽快三开奖公告